尘埃【冰辰】

墙角的花,你孤芳自赏时,天地便小了。

领导不解人情,孩子不听话。

实习生一一来又一一去哦╮( •́ω•̀ )╭莫有人愿意留。有也是一两个。

压力太大不说,领导还施压(¬_¬)

【领导纯属眼瞎(✘_✘)】

啧,给小孩说了别走,不听话,走了——害的是老师(⋟﹏⋞)

老师莫有介绍这个学校好的(   :∇:)我太难了

老师还小鸡肚肠ᕙ(`▿´)ᕗ


发泄

今天,我姐在电话说:“学校,天天加班,加到想辞职(ノ`⊿´)ノ”是啊!每天加班,还不让发火🔥

小孩娇气的很o(´^`)o

知道老师不‘敢’打、说他们( ´゚ж゚` )

还有一堆人跟着老师。

气死人m9( `д´ )!!!!


【冰九】

  明帆和洛冰河没走多久,宁婴婴就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 “师尊,掌门师伯把小师弟送过来了吗?”宁婴婴兴奋的看着沈九。

       “……不会是你选的吧?”沈九疑惑的看着宁婴婴。

       “是啊,是啊。婴婴挑了好久,发现这个小师弟是里面长得最好看的,就让掌门师伯把他送到清净峰上来呀。师尊是不是也很喜欢小师弟?”宁婴婴眨巴眨巴眼睛。

       “喜欢……”‘你妹呀!’ “看吧,我就说师尊一定会喜欢的。对啦,我去找小师弟了。”宁婴婴笑着跑去找洛冰河了。‘……这小姑娘,唉!’  

       他这摊上的是什么事啊?   沈清秋正绝望着。岳清源就踏入了房门。“……我看你之前面色不好,有点担心。”“岳清源担忧的看着沈九。师兄多虑了,我无碍。对了……那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那便好。哦,那孩子资质不错。上清静峰来跟你应该也是极好的。”岳清源看着沈九。“他资质这么好,放我这儿岂不是浪费了?掌门师兄何不把他纳入门。”沈九尽量和气道。“师弟可是对他有所不满?”岳清源小心的问。 

       沈清秋刚想说是,无意中瞟到躲在门后偷听的洛冰河。“……并无。只是柳师弟也说了,以我这心性,这么好的人才放我这儿岂不是浪费了?”

       沈九尽量不看洛冰河,“柳师弟说话向来直接,也一向与你不对盘。你何必听他的?”岳清源说。 “明帆师兄说,弟子方才忘了敬茶。”洛冰河怯怯的说。“不用了,退下吧!” 沈九冷冷的说。 

      ‘今日他给他敬茶。明日他可能就要卸他一只手了。’“……是。”洛冰河低着头看模样有些委屈。“师尊是不是……不太喜欢我?若我有什么不对的,师尊尽管说,弟子一定改。”洛冰河委屈的说。   沈清秋没回他的话。岳清源看着场面尴尬连忙道:“你别多想。你师尊他一向如此,对谁都是冷冰冰的。”

       ‘……不好意思,对他还真不是。沈清秋怕的是,会控制不住自己杀了他。洛冰河死了,倒是没有什么。怕的就是他没死。沈清秋还是落得前世那般下场。’ “你还有事?”沈九问。“无事,弟子这就退下。”“掌门师兄也没有别的事了吧?”

    岳清源又何尝听不出他这是在下逐客令?苦笑了下,随即起身。“那我便不打扰师弟了。” 待屋子里只剩他一人的时候,沈清秋才静下来理了理思绪。可以确定他是完完全全的重生了。而且还是重生到事情没有变得那么糟糕之前。‘这也算因祸得福了,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一下洛冰河。’沈九自嘲的笑了笑。


【冰九】

     在阴暗潮湿、充满血腥味的地牢里,一个没有四肢,只有一只眼的“人”被吊在屋梁上。许久,一阵脚步声穿来了。沈清秋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。身上的铁链叮叮作响。


      突然,脚步声停了,“师尊,你在这过得可还好?”接着又用戏弄的语气说,“

对哦,师尊的舌头都没了,是说不了话的。”沈清秋心中恐惧着,用仅存的一只眼看向他。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和恨意,而这眼神正惹怒了洛冰河,直接踢了沈九一脚……


————分界线————


     “师弟?师弟?你怎么了?”岳清源开口。照沈清秋的性子,按理说不应该在这种场合下走神。沈清秋一愣,抬眸望去。


一下子眼眶红了,“七哥……”岳清源一愣,“小九,你喊我什么?!!”“咳咳,没什么……”沈九撇了一眼他说。‘我这是重生了?’沈清秋沉思地将目光投向前方。

然后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……

不得了的东西……

东西……


     那在地上认真挖坑,在所有弟子中最突出的那一位……‘卧……槽,这下是真见了鬼了。’“师弟?”岳清源的声音拉回了沈九。四肢突然疼痛起来。洛冰河扯他手臂的场景一幕幕浮现在脑海中。沈清秋脸色一白。


      他实在是太想逃离这个诡异的场面。

‘岳清源也好好的。清静峰更是好好的。洛冰河也不是那个大魔王。但是……他娘的现在该怎么办?啊啊啊啊啊啊啊!!!好烦啊!’“师尊,掌门师伯说已经替好您选好了新弟子,如今送清静峰上来了。”明帆说道。“嗯,……真是有劳师兄了。”沈清秋揉了揉眉心,“让新弟子进来吧。” 说着端起身旁的一盏茶。


       “噗!”沈九一口茶喷了出来。“师尊?”洛冰河叫了沈九一下。“你别叫我。”‘我瘆得慌。’洛冰河一叫他师尊,他就想到了自己手脚分家的那一幕。

顿时脸色有些惨白。


       洛冰河没再说话,只是表情有些可怜,生怕沈清秋不要他。


      沈清秋嘴角抽了抽,表示没眼看,洛冰河成魔后,绝对忘不了这段黑历史,怪不得要把整个苍穹山屠了。

现在把他送回去应该来得及吧?


惹又惹不起,但对着洛冰河这张脸真的和善不起来。不揍他已经是沈清秋的极限了。


       “明帆,你……给他安排个……住的地方。”“师尊,清净峰……没有空的屋子了。”明帆应道。‘呵呵’“……让他来偏室住。”沈九看了看接着补充道,“负责我的起居。”


《无法兑现的承诺》

《无法兑现的承诺》


【瑶凌亲情向】㈠


      自金光瑶被夷陵老祖魏无羡、蓝忘机、江澄等人齐力和聂明玦封在一个棺材里,盯上七十二颗桃木钉。永世不得超生! 金凌目睹了这一切,呆呆的看着。什么时候事情变成了这样?小叔叔为什么变成了这样?为什么……小叔叔你答应过我一直陪伴阿凌的!!!


回到金麟台后,我成为了兰陵金宗主,是舅舅拿着紫电绕场一周才当上的,很多人不服,晚上我回到自己原来的房间,没有去历代宗主的房间,久了,总有人窃窃私语。我懒得管。入夜时常会想:是不是阿凌变强了,小叔叔就会回来?所有人都会认可自己?


尊称自己一声:金宗主,不在是金小宗主。——小叔叔,你什么时候回来啊?阿凌好想你……第二年、第三年,清淡会已过去了五个,这次到金家了,几年时间里,金凌很强大了,所有人都已尊称阿凌,金宗主了。舅舅也说我长大了,小叔叔,你什么时候回来,看阿凌一眼,夸夸阿凌一下也好……


清淡会当天,金凌一身金星雪浪袍,脸上不再有少年的稚气,代而换之的是宗主该有的气质,“诸位,清淡会开始吧。”金宗主坐在主位上,喝了口茶,一个熟人,现在姑苏蓝氏双璧之一的蓝思追。“阿凌,你过的还好吗?”蓝思追问。“嗯?蓝公子多虑了,金某过的很好。”金凌的语气听不出喜怒哀乐,尽是疏远。“哦”蓝思追失望的走了。


魏无羡来了,和他的道侣蓝忘机一起来的,他们是在三年前结为道侣的。当时蓝启仁气的吹胡子瞪眼。蓝宗主一个劲的袒护蓝忘机和魏无羡。魏无羡这个既是我大舅,又是害死我父母的凶手!


日常小甜饼

日常小甜饼之追凌篇


今天, 晴空万里,秋高气爽,蓝蓝的天上白云飘,春风拂面,春暖花开,风和日丽。


金凌和蓝思追以及其他家族的小辈一起去狩猎。金凌和蓝思追一起走这,突然蓝景仪从他们背后跳了出来^O^“哇!蓝景仪你干什么!!!”金凌大小姐显然吓了一大跳。“好了,好了,景仪你别闹了,阿凌,消消气😊”蓝思追哄着金凌。在这时,四五个邪祟窜了出来!金凌、蓝思追、蓝景 仪拔剑向那些邪祟刺去。好巧不巧的,一个邪祟抓伤了金凌的左腿,蓝思追看着了立马处理完自己这边的邪祟……


“阿凌,我帮你包扎一下伤口吧。”蓝思追包扎着。突然蓝思追一个猛地抬头,〔金凌是低着头看着蓝思追给他包扎的。〕撞到了一个软软的唇?!金凌一惊,忙着推开蓝思追。


之后回到莲花坞,金凌都在想着,为什么蓝思追那么猛的抬起头? @上官凰落


《魔道祖师》金凌被江澄打,只因为他问的这个问题!
《魔道祖师》是一部非常受欢迎的耽美动漫,里面的故事情节新颖,但也有许多比较虐人的片段,主要讲述了几位主角之间的兄弟情义,人物造型精美,因此也吸引了一大批粉丝观看,金凌可谓是魔道中的“团宠”,那么金凌小时候是怎么在金氏和江氏的照顾下长大呢?

金凌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已经离世了,作为兰陵金氏的小宗主金凌也经常去到云梦江氏的舅舅家中,可以说金凌是被金光瑶和江澄一手带大的孩子,所以他的性格一点也不随父母反而更像江澄,尤其是执拗一件事情时个性简直是一模一样。

小时候的金凌是一个非常爱思考的孩子,金光瑶是金凌的小叔叔,从小到大都非常的疼金凌,可以说金光瑶对金凌比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亲,金凌四岁半的时候脸长得圆圆的看起来就很讨喜,看来金凌被养的挺好。

这个时候正是被启蒙的好时候,金凌也比较好学,有一天金凌不知道在哪里找到一个看着很奇怪的字,于是跑去问金光瑶“小叔叔这个字怎么读”,是什么意思呢,小叔叔告诉他这个是臼(jiu)字,是一种器具,就像石头上凹进去的坑,可以用来舂米。

金凌听明白之后就告别金光瑶去到了云梦的莲花坞,此时的江澄正坐在院子里打磨自己的兵器,而金凌在另一边坐着,手中抱着自己的仙子,金凌突然问江澄“舅舅,你是男的吗”?江澄头也没抬,感觉金凌问的就是废话,接着金凌又问那你脑袋上有坑吗?

金凌问完之后,两个人坐在那里空气一阵凝固,等江澄回过来神想起金凌竟然问自己脑子上有坑吗,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不就是说他脑子上有坑,“叔可忍,舅舅可忍不了”,站起来追着金凌打,而金凌别看年纪小,但跑得比舅舅还快,而且竟然也学会了反驳舅舅,看来金凌小的时候就这么调皮。

当然金凌还是没有江澄跑得快,最后被舅舅打了一顿,头上还被舅舅敲了一个大包,坐在一旁的地上生闷气,金凌把舅字上下拆开,还好奇舅舅的脑袋上有没有坑,还真的是“好奇心害死猫”不过生气时候的金凌好可爱。